坚定走中国文学自己的道路(3)

来源: www.wtianx.com 时间:2018-01-14 00:14

  在思想和情感上认同“人民的文艺”

  中国文学一度脱离中国社会变革和社会革命这个问题,是在延安时期得到解决的。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指出:中国革命有文武两个战线,这两个战线长期被反动派从中间隔断了,现在有了这样一种客观的条件,使两个战线结合起来,而问题在于:如何使这两条战线主动地结合起来。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文艺?这就是“讲话”所提出和回答的根本问题。列宁在《党的组织和党的出版物》中指出,为进步的作家们所唾弃的文艺有两种:一种是为沙皇统治服务的文艺,一种是为资本家赚钱服务的文艺,而我们所需要的文艺,则是建立在“两个超越”基础上的文艺,它同时要超越“落后的亚洲写作”和“先进的欧洲写作”,即同时要超越“警察的监督”和“买卖关系”的束缚。

  在毛泽东看来,作家们到延安来,就是因为他们受到国民党监禁屠杀和文化出版资本家的双重压迫与剥削。必须看到的是:作家们对于国民党的监禁屠杀感同身受,而对于文化资本家压迫剥削的认识,就不那么深刻,因此,他们的灵魂深处还是一个“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王国”,而这个所谓“王国”,就是所谓的写“内心”和“人性”。

  《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一年后,霍克海默与阿多诺出版《启蒙辩证法》指出,所谓“表现内心”就来自康德的“内心的道德法则”,而今这种道德法则其实就是指市场法则,在资本主义文化生产中,所谓普遍人性不过就是文化制造商根据市场概率统计而算出来的平均数,当文艺创造变成“资本主义文化生产”的时候,人的解放就由一个与社会革命相关的政治问题变成商业问题。

  正因为小资产阶级没有看穿这种骗局,所以他们就不知道什么是真正“人性”。而他们以为自己是在谈“人性”、写“内心”,实际上却没有认识到,当“人性”已经成为一门生意的时候,他们不过是在“人性”旗号下谈买卖。在这个意义上,作家不过是资本家的奴隶和赚钱工具。

  毛泽东认为,我们反对为反动统治阶级服务的文艺,同时,我们也反对打着“人性”和“内心”的旗号,为“作买卖”服务的资产阶级文艺,因此,进步的文艺只有一条出路:那就是为中国人民服务,为脚下这块大地服务。而只要摆正作家与人民群众关系,那么,党与文艺的关系就很好解决了,因为共产党也是人民群众的学生,人民是我们活着的观世音。

  为什么说“人民需要文艺”?这是因为中国的社会革命运动,不仅是追求、践行真理的运动,也是把一切人民从情感上、意志上、信仰上加以组织和提高的运动,而在后一方面,文艺作用是巨大的、不可替代的。

  为什么说“作家需要人民”?因为要解决内心苦闷不能靠关起门来发牢骚,改造社会需要广泛社会运动,这也是因为精神升华不仅是理论、认识和知识转变,更是情感升华与转变。如果情感上没有转变,大家头脑里就还是一个“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王国”。我们之所以要开文艺座谈会,就是因为文艺从根本上说是情感的艺术,开座谈会,就是为了解决情感的问题,只有思想认识上通了,情感上也通了,精神和灵魂才会焕然一新。

上一篇:盘点!外国政要访华,中国哪些城市上榜“必去 下一篇:盘点!外国政要访华 中国哪些城市上榜“必去清